您現在的位置: 布莱顿大学     >    Vogue Film    >    明星

布莱顿对加的夫城预测:趙薇、吳秀波演繹《旅人》:擺脫須臾急躁,追尋遠方

編輯:戴麗斯 Dellis Dai 時間:2018年12月07日 內容來源:VOGUE時尚網  圖片來源:VOGUE時尚網  

布莱顿大学 www.ooxayl.com.cn 文章導讀

「OF LIGHTNESS」 旅人


「OF LIGHTNESS」

旅人



Photography 平面攝影:黎曉亮 ALEXVI,MAX CARDELLI

Styling 造型:姚雨杭 YUHANG YAO

Editing 編輯:戴麗斯 DELLIS DAI

趙薇:條紋毛衣、藍色紗裙 均為Brunello Cucinelli; 

尖頭平底鞋 Tod's

吳秀波:藏藍色針織開衫 Emporio Armani;

黑色T恤 私人物品;藏藍色西褲 Stella McCartney;

皮靴 Berluti

趙薇:裸色上衣 Giorgio Armani

吳秀波:粉色襯衫、粉色長褲、皮靴 均為Berluti

“ 看輕生活??辭岵⒎欠羥?,

只是對萬事萬物都云淡風輕,不起波瀾?!?/p>

—— 伊塔洛·卡爾維諾。


忽明忽暗的光影中,

他和她,游走在米蘭這座城里。

或許是厭倦了重復的生活,

又或許是因為對未知的向往,

他們說起他方的故事。

耳畔喃喃之語,

在彼此中找尋著生命存在的意義。

是他還是她先想起來的?

卡爾維諾說過,生命本輕盈。

藍色絲質連衣裙 Ermanno Scervino

水晶手鏈 Fallon

平底拖鞋 Tod's


紗幔輕輕浮動,略過她肌膚,

感受那一瞬的溫柔。

公寓中,撫落塵土,

一本本曾陪伴她的書封入紙箱,

她決意離開,逃離這座城。

他們要走向哪里?

趙薇:無袖麂皮上衣、襯衫、

裸色紗裙 均為Ermanno Scervino; 黑色踝靴 Jimmy Choo

吳秀波:灰色針織、西褲 均為 Stella McCartney; 短靴 Tod's


最后一次,在這座熟悉的城市里漫步,

想要去追求心中的自由以及對生命輕盈的渴望,

卻又對往日片段戀戀不舍。

他與她牽手并行,彼此注視之中,

微笑帶著深意,

是對昔日的告別,還是對未來的期盼,

時間會給出最好的答案。

張開雙臂,迎接那未知的未來,

擁抱那陽光下的歡快,追光逐影,

人終究會找到真正的本我,

那個隱藏在矛盾中,

潛匿在每個思想縫隙里的自己。

生命該如何對待?

生命的純粹與光亮,或許才是她所想要的輕盈。

趙薇:黑色蕾絲連衣裙 Brunello Cucinelli

吳秀波:深色針織開衫 Emporio Armani;

西褲 Stella McCartney


一切將重新開始。

在這熟悉的空間,時光流轉,

輕盈律動,如同生命。

他與她暢游在卡爾維諾所構筑的世界里,

享受時間流逝賦予生命的意義,

擺脫一切須臾與急躁,追尋遠方。

“每次抵達一個新城市,旅人都會再度發現一段自己不知道的過去:

你不復存在的故我或者你已經失去主權的東西,

這變異的感覺埋伏在無主的異地守候你?!?/p>

——伊塔洛·卡爾維諾



趙薇化妝、發型:春楠、王耀葳

吳秀波化妝、發型:司君

制作:王玨 Julie Wang

米蘭制片:Roberta [email protected]+Vibes




趙薇:隨心所欲


撰文:李冰清LILY LEE

“人這一輩子其實主要在想一個問題:怎么能快樂一點?節制和快樂之間選擇,我總在最后一秒選擇了快樂。是個人,總會有七情六欲,當下才最重要?!?/p>

攝影:Max Cardelli


下午三點的太陽斜斜落在趙薇的臉上,恰好夠化妝師需要的光線和角度。現在她要裝扮起來,為出席晚上的慈善活動做準備,變成大家更熟知的女明星的模樣。半小時前她素著臉窩在沙發里給演員試戲,整個人陷在寬大的彩色毛衣里,姿態松散,神情里卻有一閃一閃如星星般的光。


過去幾年里,這才是她的常態。算起來,她上一部電影《三人行》已是兩年多前,上一部電視劇《虎媽貓爸》已是三年多前,如果不是兩季綜藝節目《中餐廳》,我們只能偶爾在電影節上看到她的亮相:威尼斯電影節她擔任了主競賽單元的評委,東京國際電影節又是五位評審中唯一的華人評委和女評委FIRST請她出任了影展大使,香港金像獎也邀請她擔任頒獎嘉賓。


在專業上有越來越高的權威,大家為她高興之余,也更盼望她能回到幕前。她時常在微博上收到粉絲的消息,催問她何時有新作品面世,我無意間提起不久前去車墩影視基地時聽到四處循環的《情深深雨蒙蒙》主題曲,她忍不住笑起來,那些站上鐵橋拍“到此一游”照片的總喜歡特別告知她,“我看到了依萍跳水的地方”,啼笑皆非有一些,可一個演員仍然被惦念著曾經的角色,她覺得有種扎實的滿足感。


“那時好看或者‘火’的電視劇不像現在的選擇那么多,所以有那么一部出來,大家的印象就會非常深刻。現在不僅是電影電視劇,還有各種視頻,選擇太多了。現在觀眾再喜歡一部作品,可能也不會太久留在記憶里,三個月半年,大家又去追新的了?!?/p>


貪新的觀眾如此戀舊,她覺得自己擁有一份時代給予的幸運。她所遭遇過的起伏和境遇都是獨一份的,所以她的名字往往被提升到一個時代的標簽,成為一個更泛化的印記,但這些被“意義化”的部分,與她本人其實并無太大關系。


“人這一輩子其實主要在想一個問題:怎么能快樂一點?我熱心于工作,熱心于拍電影,根本上來說也是源于它能帶給我快樂。我希望有自己的節奏,同時又不要和這個世界有隔閡,只沉浸在自己的喜好里??贍苷飧魷敕ㄓ泄某煞?,畢竟我是搞創作行業的,創作又和人有關,你不能和世界真正脫離關系?!?/p>


許多人陷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是因為那兒有更充足的安全感,而趙薇覺得自己奇怪的地方,在于“不斷地讓自己不適應”?!翱贍芪矣械惚?。每個人的安全感都不是自己決定的。有時我覺得命運像個魔術師,它不會讓任何人的生活擁有真正的恒定和永恒,變化才是真正的永恒?!?/p>


“我不喜歡套路”

這兩三年里趙薇并沒有閑著,只是更多把重點放在幕后的工作,“一直以來我都想做一些特別的東西,市場上很熱門或者常見的,我就繞過了。我不喜歡‘套路’,選擇去開發的項目都是自己感興趣的?!彼惺幣覽抵本跖卸?,把自己當作一個普通的觀眾,“能打動我的基本也能打動觀眾,我不會把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弄得特別空洞、特別高高在上?!?/p>


她的表演癮也會時時冒上來,不久前她過了把小癮,在米蘭與吳秀波一起為Vogue Film拍攝了微電影。那是個抽象的故事,她覺得像是主演了一部歐洲文藝片,有點意外的是,團隊工作到幾乎廢寢忘食,“導演的要求是精益求精,真的是‘創作’的態度。后來都拍到不管不顧了,我都沒怎么見過他們吃飯……以前歐洲團隊都挺遵守勞動法的呀?!?/p>


她的話里總有不動聲色的玩笑,她欣賞也擁有幽默感,對生活對自己都不吝調侃,對他人卻總抱有一份關心和體恤?!噸脅吞凡コ齪笮磯噯嗽俅撾母咔檣陶鄯?,“我真的是很容易發現別人優點的人??贍芪冶舊聿皇親孕瘧锏哪侵?,所以很容易看到別人比自己更好的地方,會覺得特別棒?!?/p>


身為導演時她對各種工作人員都極其寬容,可對演員卻不會隨時都和煦如春風,如果達不到要求,她會苛刻地批評?!八嵌急晃冶頻猛π量嗟?。我自己也是演員過來的,更容易發現問題,相對會更挑剔,而且我知道,演員是需要被逼一下的?!痹諳殖?,她不會特別顧及演員的信心,“完成、達標才是最重要的,我相信他們能做到更好?!?/p>


正因為她已經積累了幕前幕后相當豐富的經驗,這幾年國際權威電影節紛紛邀請她擔任主要評委。這并不是件輕松的活兒,“比如在威尼斯,我們平均每天要看三四部電影,那就意味著你有七八個小時都要坐在影院里,一個簡餐就打發過去?!焙瞇┮帳醯纈靶鶚齜絞狡奚?,時長又長,更需要一些耐心去讀懂其中講述的獨特視角,“看完后大家還要討論對這部影片的看法,又是一場腦力激蕩,可以學習到很多,但的確很累?!?/p>


明年那些被她稱為“帶些實驗性”的作品會陸續面世,她基本都擔任出品人和監制的身份?!罷庵幀笛欏皇峭牙牘壑諢蚴峭牙朧諧〉?,但是想讓觀眾嘗試一些新的口味。藝術創作需要天分也需要努力,但我覺得大家有足夠的付出,觀眾是會買賬的?!?/p>


她心里有這份自信,因為觀眾的反應從來都如明鏡一般,“你偷工減料投機取巧,他們一看就知道,但你貨真價實,哪怕有瑕疵,別人也會耐著性子了解一下?!?/p>


“當下才最重要”

她自認為現在的生活狀態不錯,“可以不慌不忙地做一點自己感興趣的事情”。她認識了不少藝術家朋友,有些可以一起去看巴塞爾藝術展,有些可以討論他們最新出版的小說。和十年前相比,她覺得自己喜歡的東西更多了,“原來可能比較專注于某種東西,現在發現原來有不同的事情都可以玩一下?!?/p>


比如?“我開始聽那些流行的音樂?!斃∈焙蜓Ч智?,以古典音樂為起步,她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對人聲并不特別感興趣,“后來拍電影,我聽的更多的也是電影原聲音樂,至少是和電影相關的旋律?!?/p>


最近她開始聽一些節奏強烈、“有活力”的音樂,從中感到不同的能量。這并不是一個屬于音樂的黃金時代,我和她提起一個歌手的沮喪,不要說金曲倍出,現在連一首街頭巷尾都在傳唱的“口水歌”都難得一見了。她偏過頭想了想,“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有時候我們的生活壓力比較大,會容易陷入一些負面的情緒?!?/p>


城市的焦慮或多或少影響著其中生活的每一個人,但這也只是不同時間空間需要面臨的不同壓力的其中一種?!拔揖醯妹扛鋈碩家娑緣摯垢好媲樾?,不管來自外在還是內在,不管它是大還是小,這是人生必修的功課。不管身處的時代是最好的還是最壞的,你都會有煩惱和困惑,最終,一輩子就是和自己和解的過程?!?/p>


《中餐廳》是她迄今為止唯一正式參與的綜藝節目,玩得很高興,“節目散發著一種由衷的快樂感和幸福感。觀眾的壓力是很大的,誰都希望看到一些節目是快樂的、輕松的,能感到正能量和積極性。我覺得這個節目很好地完成了這個訴求,一群小伙伴通過自己的勞動,完成了自己的目標?!?/p>


但綜藝是綜藝,她不會因此忘記現實的殘酷,開一家餐廳這樣的念頭,她從來沒有過,“跟柴米油鹽打交道一個月是幸福的,但一輩子肯定是痛苦的?!彼幌M松墻舯戀?,也不想必須遵從什么規則,“我對自己不嚴格,特別寬松,干嗎讓自己活得那么累,所以一胖就好多年?!敝皇撬思醴實哪鍆?,又可以有立竿見影的效果,不僅自己說到做到,還把周圍人一起感召了。


“我有點急性子,突然有點煩自己胖,就在一個月里瘦了二十多斤,因為我懶得一點點瘦?!彼噶酥鋼芪У墓ぷ魅嗽?,“他比兩個月前也少了三十斤的肉。沒什么秘方,就是他們看我那么快瘦下來,有了一個示范,現實的夢想在眼前。我們總是互相鼓勵,‘吃了嗎?’‘沒吃?!?/p>


“節制肯定也讓人進步和成長,但節制和快樂之間選擇,我總在最后一秒選擇了快樂。是個人,總會有七情六欲,當下才最重要。但如果不節制帶來不快樂,那就得適當選擇難度頗大的節制以接近快樂!”



吳秀波:迂回前行


撰文:李冰清LILY LEE


“演員往往覺得,自己應該跨越越來越高的東西,其實不然。演員的歷程是轉圈的,你曾經瘋狂地喜愛表演,有澎湃表達的欲望,在某一個階段,這些都不在了,你要跨越的反而是最基礎、最簡單的東西:你還喜不喜歡這件事?”

攝影:Max Cardelli


天陰,還未及黃昏,上海車墩影視基地里的燈已經紛紛亮了起來。這是個讓人會有些許恍惚的地方,它復制了幾十年前上海的一段繁華,在熙熙攘攘的游客映襯下,卻像一座疲憊的空城?;ㄔ暗囊揮繅丫誑ぷ?,為劇組的簡易晚餐做準備,這是戲里和戲外的邊界,真實和虛擬的交疊。


吳秀波點起一支煙,前一天他拍攝到凌晨五點,這會兒有點犯倦。最近他在這兒拍攝電視劇《無名偵探》,除了擔任有眾多動作戲份的主演之外,也任勞心勞力的監制。前一晚拍攝時,他曾向導演建議加一些生活戲的部分,卻被導演問了好幾個為什么。


“難道不應該快嗎?難道不應該迅速完成結果嗎?可我想拍的就是那種生活戲。我要尊重商業,尊重經營者,也要尊重觀眾的收看習慣,但與此同時,我是否可以準確地把自我樂趣融入大的需求中?”


揮之不去的障礙

他和趙薇一起在米蘭為Vogue Film拍攝了微電影,主題是“尋找生命的輕盈”。兩人的臺詞都不多,更多是用情緒和情境去詮釋、豐滿這個略顯抽象的故事。奇妙的是,兩人雖然在不同的活動上遇見過,這卻是他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合作?!罷贊筆且桓鲇邢嗟貝醋髂芰妥髕方馕瞿芰Φ難菰?,現在也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導演,她的思維更為整體,很具靈性?!?/p>


這并非是禮貌性的夸獎。在吳秀波看來,一旦設定精準的故事和情節,創作者意圖給觀眾帶去的感受就會更具象,而短片更需著力于引起觀眾的想象和感知?!霸絞強此萍虻サ畝髟叫枰鹿Ψ?。電影或是電視劇有詳盡的劇本、巨大的鏡頭量、能保證交代故事的時長,但微電影卻要在有限的拍攝時間和片長中兼顧時尚和方向感、色彩和故事性,還需要演員完成準確的交流?!?/p>


拍攝輾轉四個場地,他很喜歡University Palace里那座極具歷史感的老樓,還有近郊的那座古宅。之前他去過十多次米蘭,仍然意猶未?。赫庾爬系囊獯罄鞘杏蟹岣壞娜宋睦?,建筑自成一體,而往郊外一探,自然風光又別有洞天。在熟悉的景色中尋找一些未知,是表演也是人生迂回向前的進取方式。


今年他受邀擔任《我就是演員》的導師,參加節目的競演者本身都是非常專業的演員。他把表演課比喻成一臺收音機的安裝過程,“如果零件統一、標準一致,大家只比一個安裝速度和精準度,那倒好辦。表演這件事特別奇怪,每個演員都是臺不同的收音機,材料不同,內部存儲的調動渠道不同,甚至連電路通路都不同?!?/p>


表演沒有絕對的好壞高低之分,往往取決于觀眾的好惡和興趣,身為導師,他尊重每一個表演者自身的能力外,更看重他們展現出的表演跨度?!耙桓鎏煨躍徒夥諾難菰?,你就應該觀察他在角色分析、‘ 真聽真看’的感受上有多少表達。一個往臺上一站就能做到‘真聽真看’的演員,你就應該看他在節奏上的變化,是否能完成某種與他個性差異巨大的角色塑造?!?/p>


推己及人,他知道因為自身的天性,或是和某種類型作品接觸的時間有限,總有一些極難跨越的障礙,而這種障礙會循環往復出現,而且總在無法預料的時刻冒出來?!熬臀易約豪此?,自己的天性和角色的性格交戰、相知然后賦予表演內容的過程,始終都在持續。并不是這次你跨越了這個障礙,下部戲中它就不再出現,不是的?!?/p>


“生命的狀態是不可復制的”

他也曾以為人生是條直線,一步步實現愿望就是前行的絕對方式?!耙桓瞿醒菰?,最開始可能想演青春偶像劇,有型有款,然后想拍一部諜戰劇,看起來有勇有謀,再往后想來一部生活劇,表達下內心情感。所有這些來來去去演了幾十部,你忽然發現,能演嗎?能,只不過再沒有了第一次的激情?!?/p>


任何優秀的演員都無法克服這個低谷:突然喪失了對表演的興趣,迷失了方向,尋找不到意義,那可能是一瞬間的迷惘,也可能是持續長久的一段掙扎?!按穎硌葑刺此?,那是生理性的。就好比沒人能24小時滔滔不絕說個不停,有時你不僅沒有了表達的欲望,甚至會失去表達的理由。很多演員一年拍四五部作品,每部作品幾百場戲,十年二十年里幾乎天天在宣泄情感,產生倦怠感再正常不過?!?/p>


在拍完電影《北京遇上西雅圖》第一部之后,他陷入過這種倦怠?!澳憔醯媚鞘遣亢米髕?,可很快又意識到,那種平實、溫暖的東西很少,在這樣的時長里達到這樣高質量的拍攝也很少,更多都是偏功能、情節性的東西?!彼醯米約漢駝鏨緣姆較蛑涑魷至瞬鉅?,但沮喪或者焦急都無濟于事,只能耐下性子來等,“得看緣分”。


花幾年的時間制作《軍事聯盟》,是因為他想用一部歷史劇來印證長時間以來自己對所有角色、對人生的理解?!澳侵中巳け涑閃司綾敬醋魘降男巳?,是構建和解讀的快樂,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它有別于感官表達的快樂,又讓我找到了表演的激情?!?/p>


《軍事聯盟》的下部《虎嘯龍吟》近結尾處采用的幾乎是舞臺劇的形式,他著迷于戲劇形式的轉換、情節與情感的轉換,那場精心準備的實驗獲得了口碑和賣座的雙贏,之后他卻無可避免地看著疲憊感和空虛感再次降臨。


“不知道還可以拍什么。后來我干脆回歸到平常和簡單的作品,我拍了一部叫《渴望生活》的電視劇,都是都市里特別平常的小事,把情感方向變成了特別簡單的符號,看到的是人在生命中所處的位置和難度?;褂械纈啊肚槭?》,我試著把演員的角色塑造和真實生活里的情感交流當成一個課題,在戲劇的形式感上,或是說,在簡單型類別的戲劇中尋找包含更多東西的可能,是我現在的興趣?!?/p>


是否能再退回一個單純演員的角色,他覺得要借天時地利人和,沒有戲劇整體的質量和完成效果,單一的表演又如何論成敗?“這是沒有退路的。你想要達到某個高度,所有的標準都要提升。我不認為自己達到了什么高度,現在面臨的問題仍然是如何跨越自己的障礙:怎么能演我特別由衷想演的戲?”


或許時間會慢慢給他答案。表演是一種“當下”,那一時一刻的生理狀況和情緒,那一階段對生活的理解,都會影響表演的方式、對角色的態度?!毒鋁恕匪還燦幸磺俁喑∠?,雖然如今他已經記不清某一場的臺詞,甚至記不清那場演對手戲的演員,可表演那場的感受卻清晰如昨。


“從業以來我從來沒有一次在拍完一部戲后,能靜靜當當坐那兒,像個觀眾一樣從頭到尾看一遍,整個故事我都了然于心,沒有情節的吸引,只有‘為什么不那樣試試’的糾結。但翻看舊作品,特別像《離婚律師》或是《心術》這樣的時裝劇時,我會更清晰地看到當年的自己。生命的狀態是不可復制的,我相信到六七十歲的時候回頭看《趙氏孤兒案》,一定會有那個年齡不同的解讀,但一定也不再有當時的體力和情感沖擊?!?/p>


有一個劇本,他十年前開始動筆,前四稿的字數已經超過80萬字,不敢繼續再寫?!八孀拍隳炅淶謀浠?,一個故事會不斷被推翻再重來,但這恰恰是藝術的意義,對生命提出一個個巨大的問號,它們始終存在,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?!?/p>



我的時裝電影旅程


撰文:CHIARA BATTISTINI( 導演)

攝影:Astudio


我從孩提時代就下定決心要從事電影攝制工作,曾經做過舞者的我想要將舞蹈動作拍攝下來。上中學后,我有機會接觸了藍色工坊(Studio Azzurro)這樣知名的影像藝術團體,他們的領導者教我們學習藝術電影。在學習現代舞期間,我結識了意大利首批舞蹈錄像導演和舞蹈編導群體中的一位前輩,并繼承了他對身體與攝影機之間相互聯系的那份好奇心。作為一個初出茅廬的導演,我碰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得應對這個行業的體制,具體來說,就是我在自我調節和適應上遇到了一些麻煩,與我當時的現實情況相比,我的劇本太過“昂貴”了。而經過多年的磨煉,我希望自己的一些建議能對年輕的導演有些幫助,比如,謹記你與劇組人員和制作班底永遠是一個通力合作的團隊。


之前我也拍攝過一些時裝電影,時尚對我影響至深。我住在米蘭,童年時期就呼吸著時尚的氣息。我總能從街頭行人、設計師和住宅建筑、歷史文化以及交際課程中汲取靈感,而這次與Vogue攝制團隊一起工作我感到萬分激動。這部在意大利拍攝的《旅人》(Of Lightness)最大的靈感來源是伊塔洛·卡爾維諾的《美國講稿》??ǘ敵吹囊瘓浠壩攘釵矣∠笊羈?,它在本片中至關重要:對我來說,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部分,就是要找到恰當的電影手法來敘述特別的心態:當你回憶起自己在過去的某個緊要時刻,你會感到,它仿佛在時間中停頓了,那一刻變得永恒。后來,我在用高速攝像機拍攝時找到了十分有效的解決方法,這個技術讓我能夠以正確的途徑去拍攝并表現出這種內心感受。


整個合作最令人驚喜的是有兩個截然不同的團隊:意大利團隊和中國團隊,大家通力合作,不遺余力,這真的令人贊嘆,所有人都滿懷激情地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而齊心協力,并肩作戰。我為此深深感動,也倍感欣喜。我永遠不會忘記一幕場景:張宇女士坐在設計精致的椅子上,注視著片場,她的出現確保了拍攝工作大功告成。在這個過程中我承認,這次拍攝語言是一個大問題,但同時我想說,人與人之間互動的關鍵是情感:眼神、聲音、動作,甚至是微笑和手勢。我的目的是在情感層面上交流,而不是局限于語言,我們稱之為非言語的交流方式,這在本片中卓有成效。最令人激動的是最后一組鏡頭,趙薇整個人懸浮在半空中,每秒鐘拍攝1000幀畫面,墜落的一瞬間給人的感覺是:哇,她是個天使,正在飛向光明。要是再有機會,我很希望能在中國拍攝這部影片的第二部,去了解我的兩位主角選擇居住的地方……


我最喜歡的是臥室那一場,趙薇和吳秀波找到了一種非常獨特的方式讓彼此心意相通,那是一種神奇的非言語的交流方式。


編輯:戴麗斯 Dellis Dai

將本文分享到

本文相關品牌

本文相關單品

你可能還會喜歡

更多相關網站內容

關注官方微信
VOGUE VIP專享
開啟互動之旅

將文章:趙薇、吳秀波演繹《旅人》:擺脫須臾急躁,追尋遠方
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。

喜歡理由:

喜歡成功

經驗: +2 , 金幣 +2

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請點擊"個人空間" "喜歡"

已經喜歡

 

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請點擊布莱顿大学 "喜歡"